房租太贵怎么办?看看民国时上海人是怎么干的……

来源:“痕迹主义”在下层盛行:1次卫生清扫需9份档案 发表时间:2018-12-19

[ 字号  ]

原题目:房租太贵怎么办?看看民国时上海人是怎么干的……

六月末,梅雨季准期而至,结业离校的时刻也终于到来。列位同砚们,屋子都租好了没?

想想高企的房租,再看看劳动条约上那点可怜的人为,还没有完全走出校门,社会的残酷就已经扑面而来。

房租太贵,怎么办?这样的痛苦并非你我之专利,小曹曹和小章章今天就来给各人讲一段民国时,上海人与高房租作斗争的往事。

大上海、居不易,著名遐迩的“72家房客的故事”,背后折射的正是至今依然困扰着上海人的住房难问题。在民国时期,该问题最焦点的体现,就是居高不下的房租。1910年、1921年,受到种种政治、经济因素的影响,上海先后发作了两次规模较大的减租运动,各种房客组织也在此历程中逐渐发展起来。

到了1927年,随着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的胜利,上海由被北洋军阀所控制,转而由北伐军所统领。此时,正是国民革命的热潮期,民众运动轰轰烈烈,工人、学生、商界各种民众整体汹涌澎拜,在此配景下,上海滩的房客们,也最先“摩拳擦掌”了……

《淞沪房客减租运动大会通告》 ,《申报》,1927年4月1日

1927年4月3日下战书,有房客3000余人在上海公共体育场(今上海沪南体育运动中央)召开大会,因其以上海房租减半为宗旨,因此该整体命名为“上海房租减半运动会”(后于4月30日更名为“上海房客团结会”)。

随后,该会揭晓宣言,论述了其焦点诉求:

三民主义,民族、民权、民生。所谓民生主义,最主要的就是衣、食、住、行。阿拉上海宁,这四件事情当中,最苦的就是“住”了。

话说资产阶级们,坐拥众多房产,而我等平头黎民,只能寄人篱下,租住陋室,聊以遮风蔽雨。效果资产阶级们还贪得不厌,不停涨房租,搞得老黎民们每月收入险些五、六成都要交给房东。日子越过越苦。

我们现在不求打垮资产阶级,只求房租打个对折。房东们你们都是有钱人,打个对折,毛毛雨啦!对我们小老黎民可是解了燃眉之急啊。

我们组织这个“房租减半运动会”,就是希望能够为全上海市民说句公正话,并向房东、向上海特殊市党部及市政府请愿,表达我们的诉求。

……

上海公共体育场旧影,图片泉源:黄浦区档案馆官网

事实上“上海房租减半运动会”只是其时众多房客组织中的一个,其他诸如“淞沪房客总团结会”、“上海房客减租总团结会”、“汉口路房客减租团结会”等巨细纷歧的房客组织如雨后春笋一样平常不停泛起。

这边厢房客们抱团取暖和,那里厢房东们也不甘示弱。4月上旬,以虞洽卿、陈炳谦等为首建立了“闸北工业工会”;4月中旬,上海南北市房地工业主团结会建立……

4月12日刊登在《申报》上的一份《产权团结会宣言》中,房东们云云表达着他们的看法:

1、房东、房客,相互之间基础就是对等的双方。有些人说房东是资产阶级、房客就是劳感人民,这纯粹是扯淡,推涛作浪之计好欠好!

2、房客当中,不乏身家颇丰,富有田产的人,房东内里,也有许多原本靠着辛劳打拼才有了现在这番工业的劳动群众。说到底,房东房客一家亲啦。

3、以为房租太贵,各人都是文明人,可以坐下来谈的嘛!干嘛动不动就扣帽子、打棍子,骂房东是军阀、走狗、帝国主义的仆从。岂非做房东的就有原罪,就应该给房客宰割吗?

《产权团结会宣言》,《申报》,1927年4月12日

云云这般,你来我往,唇枪舌剑。房东、房客之间各不相让。有鉴于这一纷争所造成的社会动荡,上海租界、华界政府相继出台应对之策。

4月14日,公共租界工部局公布“限价令”,要求房租不行较今年3月1日再做上涨,房客亦不行随意停付房租。

5月4日,淞沪警员厅就减租一事公布通告,提出解决方案:

1、迩来房客、房东就房租减租问题,闹得不行开交,更有房客不付房租、房东断水断电的事情发生,这很欠好!

2、对于房租问题,我们也做了研究,价钱简直不低,但要说直接打对折,也不太现实,详细数额还得酌情思量。房东嘛,也应该思量降一点。这样吧,就以去年(丙寅年)六月的房价作为上限,不能再高了;

3、包罗小租在内的种种陋习一并克制;

4、本厅长有维护社会治安的责任,自本布告密布之后,再有敢生事,一律追究严办!

《房租问题之警厅布告》,《申报》,1927年5月4日

对于这个效果,房客方面并不满足。他们声称,现在上海的高昂房租,是已往十余年来不停增加的效果,若是仅仅以上年六月的房租作为上限尺度,淘汰的房租微乎其微,显然有失公允。更糟糕的是,该上限宣布后,令部门原本在张望的房东,取消了减租的念头,房客甚为失望。基于此,希望政府收回成命。

为了争取政府的支持,有鉴于其时北伐军还在向北挺进,同北洋军作战的大配景。5月中旬,沪南六路商界团结会、沪南六路房客团结会提议,最近这3个月,房租打7折,且不交给房东,而是作为军饷捐助给北伐军!

看到房客方面这番慷他人之慨,且把减租与为北伐军捐饷捆绑讨论的提议,房东方面立刻予以驳倒,5月30日的《申报》,在《闸北房产团结会为房租协饷事敬告》一文中,房东方面提出四条意见:

1、减租与协饷,原本就是两码事,现在将其混为一谈,完全就是醉翁之意!

2、爱国之心,人皆有之。但凭什么只让我们房东将房租作为军饷捐出,房客们却什么都不必支付,不公正啊!

3、房东内里,多是辛勤持家才有云云工业的人,房客中,也有不少富足之家。现在搞得似乎只有房东是有产阶级,殊不知除了房产之外,另有许多工具也都是属于“资产”的啊!

4、闸北这边近年来租房市场冷清,空置衡宇不少,许多房东压根就没赚到什么钱,若是再这样压榨他们,资金都流向租界了。我们华界还怎么和租界竞争?华界还要不要生长了!

1927年5月30日的《申报》,可以看到房东、房客组织都在努力发出自己的声音

上海房客团结会现场图,《申报》,1927年7月4日

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最后的赢家反倒是北伐军——拿到七、八两月房租充作军饷,至于房租到底是涨是减,却始终没有个说法。

数月之后,随着整个国民革命热潮的已往,房客减租运动也徐徐陷入低潮,11月中旬,上海市政府终于就房东、房客纠纷处置惩罚提出两点目标,而这也宣告了此次减租运动的灰尘落定:

一则维持现状、一则遵以前案。所谓维持现状者,即房东方面固克制其加租,而房客方面,亦不能有减租之要求;所谓遵守前案者,即前淞沪警员厅长吴忠信托内所划定,照丙寅六月付租一案。本市政府,仍当依据管理,无论房东房客方面,均不能藉故推翻原案,致起骚动。一切须静待大局解决,再行统盘计划基础措施。

《市政府处置房东房客纠纷措施》,《申报》,1927年11月20日

大上海,居不易。1927年的这场发生于房东、房客之间的博弈,在上海的历史上不是第一次,也不是最后一次。从晚清、民国、再到中华人们共和国,住房问题,始终困扰着这座都会的一代代人,绵延至今。或许,这一切的解决,只能等候那句指示的真正落实:

屋子是用来住的,不是用来炒的……

本文主要参考资料:

1、《申报》

2、《上海房地产志》,《上海房地产志》编纂委员会编,上海社会科学院出书社1999年出书

3、《上海居、大不易--上海房荒及房客运动研究》,张生,复旦大学博士学位论文,2008年

4、《近代上海房客整体的发生、生长及其组织特点》,朱英、孔令彬,《浙江学刊》2010年02期

本文转自:小曹曹和小章章

责任编辑:

中国工程院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收藏本站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冰窖口胡同43883号 邮政信箱:北京8098信箱 邮编:100068 工程院位置图
电话:8610-5948670 传真:8610-5944978 邮箱: bgdft@cae.cn
Copyright © 2008-2018 ICP备案号: 鄂ICP备194627号-5